从怀会到广州:成就最初因缘——纪念六祖圆寂1300周年系列报道3

时间 2013/9/3 11:11  [关闭窗口]

每天,不知有多少佛门信众,双手合十,绕着广州光孝寺大殿后面的瘗发塔,一圈又一圈,参悟自己内心的佛性。

    在古印度,顺时针右绕佛塔,是一种很高的佛教礼仪,代表着恭敬和虔诚。处于圆心的瘗发塔,八面七层,供奉着六祖惠能大师的发丝。

    远近闻名的光孝寺,前身正是岭南名刹法性寺。历经千年沧桑变幻,不论风动幡动,它自岿然不动。

    唐仪凤元年(676年)正月十五,盛世浮华,南国依旧繁花。自怀集、四会一带远道而来的惠能,剃度于法性寺菩提树下;二月初八,又经过隆重的受具足戒仪式,他真正成为一名和尚,始传“顿悟”禅法。

    从在怀集、四会隐居,到入法性寺落发受戒,身份和境遇的转变,让六祖终于能以出家人的身份,登庙堂之高讲经弘法,履行自己的使命。

    正如广东省佛教协会会长、光孝寺方丈明生大和尚对记者所言:“光孝寺成就了六祖大师传承南宗禅法的最大因缘,也可以说是最初因缘。”

    沿着六祖脚步,记者一路追寻,且行且思。听,那穿越千年的回响。

    禅宗有多少宗派

    根据赵朴初所著《佛教常识答问》和广东省地方志等资料,我们可以整理出一个大致的脉络。六世纪初,印度禅宗二十八祖菩提达摩从海上泛舟抵达广州,驻锡王园寺(今光孝寺),传播佛教禅宗,为中国佛教禅宗初祖。其后,达摩祖师的衣钵和佛法相继传给二祖慧可、三祖僧璨、四祖道信、五祖弘忍、六祖惠能。

    公元八世纪,禅宗曾分为南北两宗,北宗神秀(约606—706)一派主张渐修,盛极一时,但不久便衰歇;南宗惠能(638—713)主张顿悟,后世尊为六祖,弘传甚盛。

    从唐到宋,南宗的禅师辈出,在此三、四百年中又分为五家七派,可想见其兴旺的景象。

    南宗六祖惠能弟子中,有南岳怀让(667—744)和青原行思(?—740)两大支系,由这两大支系又分成五宗七派。从南岳先分出一派外沩仰宗,次又分临济宗。青原行思一系分出三派:曹洞宗、云门宗、法眼宗,史称五家。其中的临济一宗又分出黄龙、杨岐两派,合成七宗。随历史演进,只有临济、曹洞流传不绝。近代,通过禅门巨擘虚云的努力,五宗得以重续。中国的禅宗对亚洲佛教产生了巨大影响。临济、曹洞两个禅宗宗派对日、韩等国的佛教史、思想史、文化史,以及整个地区历史上的影响深远而难以估量。禅宗还在20世纪末经由日本人的介绍而传播到了北美,为北美的思想界、文化界带去了东方思想的力量与火花。

    扫描二维码 齐走六祖路

    总策划:张东明

    总指挥:王垂林 陈广腾 孙爱群

    统 筹:郎国华 谭仕龙 段功伟

    张翼飞 柳剑能

    策 划:赵威 袁丁 林亚茗

    陈清浩 曾强 张波 林鑫

    学术顾问:

    广东省社科联专职副主席 林有能

    广东省民族宗教研究院博士 江泓

    怀会避难

    探访新六祖寺

    记者从四会市区乘车前往位于贞山风景区的六祖寺,很快便到了目的地。如今的六祖寺并非原址,是迁建而成。据寺中工作人员介绍,原来的六祖寺始建于唐代,其时香火鼎盛,从本地辐射至珠三角一带。新六祖寺于1997年3月奠基重修,历时四载而成。

    为何迁建,实有原因。原寺坐落于惠能曾经避难藏身之所——四会龙甫镇营脚村扶卢山,直到今天旧址犹存。但因多年不修、战火袭扰,建筑早已破败,更因扶卢山空间有限,难以满足扩建需要,四会遂决定将其异地重建。

    熟悉中国佛教发展历史的人都知道,六祖在怀集、四会一带成功避难,在保护自己的同时,也保存了南宗禅的火种。

    在湖北黄梅东山寺,当五祖把达摩祖师的袈裟、衣钵传给惠能时,危险也接踵而至。一些不服气的师兄弟恼羞成怒,他们平时觉得惠能来自南蛮之地,哪里有什么才能,没想到他却传得了师父的佛法。于是许多人纷纷去追惠能,想把袈裟和衣钵抢回来。

    此时的惠能早已按照五祖的嘱咐,连夜下山,过了长江往南逃了。分别前,师父弘忍送给他八个字:“逢怀则止、遇会则藏”,意思是到了有“怀”字的地方就停下来,到了有“会”字的地方就藏起来。

    弘忍亲自送惠能从黄梅到九江,长江边恰有一艘小船,似乎在等着他们。上了船,师父拿起船桨,准备要渡惠能过江。惠能见此对师父说:“我迷惘的时候,师父渡我。现在我领悟了佛法,我要自己渡自己。”

    一路向南,惠能历尽艰辛,先回到韶州曲江的宝林寺暂住,却不堪恶人追杀骚扰。想起临别时师父的八字赠言,他决定继续南下,到了怀集、四会一带,藏匿于深山之中。十五六年的隐居生活,惠能与当地山民同吃同住同行,佛法更加精深。

    同为五祖门下的北宗神秀有没有参与追杀惠能?众说纷纭。省社科联专职副主席林有能曾撰文,认为北宗信徒追杀六祖惠能此言不虚,而认定神秀为幕后主脑则不实。神秀乃有道高僧,对惠能推崇有加,还向武则天力荐惠能。

    走进新的六祖寺,只见它以贞山山坳作背,依据中轴线平面布局,外围由六祖大道纵贯至牌坊、山门,天王殿、大雄宝殿、六祖殿依山势前后构筑起主体建筑群。

    六祖寺住有德高望重的方丈大愿法师和僧众数十人,还有很多义工来此暂住。为记者讲解的一位义工车春辉,便是从哈尔滨一路向南,追寻惠能足迹来到六祖寺。车春辉说,六祖寺每天都是香火鼎盛,就在记者来的前一天,这里才办完盂兰盆节,数万上香做法事的信众将六祖寺围了个水泄不通。

    在六祖殿的大门一侧,记者看到一摞摞的瓦片堆得齐人高。车春辉说,这都是信众自己掏钱购瓦,写上心愿祝福,期望能在大殿翻修时“添砖加瓦”,得偿所愿。

    膳堂前面,悬挂着的木鱼,每到11时便会准时敲钟,众僧侣需严格依时进食,吃饭时也不能相互攀谈。“食不言、寝不语”既是个人修行,也成为了僧人悟禅的路径之一。

    广州剃度

    再参“风动幡动”

    唐仪凤元年,肩负着弘扬佛法的使命,39岁的惠能来到广州,踏入今光孝寺前身法性寺的山门。

    当时,广州是世界闻名的港口,也是海上丝绸之路的发祥地。因为地理优势,法性寺在海上传播佛法过程中有着重要地位,很多高僧大德在法性寺常住,这座寺也成为翻译佛家典籍的圣地。

    寺院多建在山中,远离嘈杂喧闹,便于出家人修行。不过,为了广度众生,也有许多建在闹市区的寺院,光孝寺正是其一。

    穿过现代城市浮华,记者走进光孝寺古朴的山门。喧嚣之中竟有如此宁静之所,入世与出世,这一佛家离不开的命题,于此诠释得恰如其分。

    光孝寺方丈明生大和尚接待了我们。他刚从广东佛学院研究生班结业典礼上下来,为全省各地前来修行的法师作了开示。“我们正在筹建网上佛学院,优化弘法的模式。”他说。

    六祖与光孝寺有着很深的历史因缘,他从五祖身边学习回来,实际上还是在家人的身份。正因在光孝寺落发受戒,才真正成为出家人。

    明生法师告诉记者,正是光孝寺成就了六祖大师发扬南宗禅法的最大因缘,也是最初因缘。唐朝时期,南来北往、海上求学和弘法的高僧大德都来过光孝寺。到了这里,六祖得到很多祖师大德的认同,也得到大众的认可,声名才能远播。因此,六祖在光孝寺落发受戒是一个必然,他的出家,成为禅宗发展的一个新起点。

    记者驻足于大殿之后,面向六祖发塔,微风徐来,菩提飘香。当年,惠能来到法性寺的大雄宝殿门前,看到老法师印宗正在为众僧俗讲经,于是悄悄坐下聆听。忽然清风阵阵,佛幡随之飘扬起来。有人说这是幡动,也有人反驳说其实是风动,双方争论不休。这时惠能语惊四座,他说:“不是风动,不是幡动,是仁者的心在动。”

    听到惠能所言,印宗法师十分惊讶,便把他请到上座深入讨论。印宗问惠能:“早就听说五祖的衣钵和佛法已经南传了,是不是传到你这儿了。”惠能谦虚地说:“不敢当,正是传给我了。”印宗请惠能将五祖所传衣钵拿出来,大家看了争相膜拜。印宗感慨地说:“我刚才所作的讲解就像是瓦砾,你所讲的才是金玉良言啊!”后来,印宗为惠能剃度受戒,并拜惠能为师。惠能在法性寺正式弘法,过了约一年的时间。

    如何参透风动幡动的公案,明生大和尚认为,六祖是在告诉大家,要放下内心的妄想和烦恼,对于周遭发生的问题,要向内观照,否则,就会被外像迷惑,自找烦恼。六祖通过这句话唤醒了当时争论的人,也警醒着今天深陷迷惘的人。

    创作经典

    今用动画片弘法

    身处环境清幽的光孝寺中,从中路可以看到天王殿、钟楼、鼓楼、大雄宝殿、瘗发塔,西有西铁塔、大悲幢,东有六祖殿、伽蓝殿、洗钵泉等。瘗发塔供奉着六祖剃度的头发,又名六祖发塔。瘗发塔平面呈八角形,塔身共有七层,塔身每层各面设佛龛一个,龛内置一尊佛像。

    惠能与光孝寺,似有说不尽的缘分。刘宋元嘉十二年(435年),印度僧求那跋陀罗至广州,在王园寺(今光孝寺)始建戒坛,增筑毗卢殿,预言“后当有肉身菩萨受戒于此”。南朝梁武帝天监元年(502年),印度僧智药三藏从“海上丝绸之路”抵广州,又在这里种下了中国最早的菩提树,预言100多年后有肉身菩萨来此树下,开演上乘佛法。

    据广州市地方志资料记载,惠能剃发其下的菩提树,清代为台风吹倒枯死,此树原曾分枝植于韶关南华寺,又从南华寺分取小枝补种于六祖剃发处。

    正是六祖在光孝寺削发受戒,才算正式开创了佛教禅宗南派。“六祖大师留下的主要禅宗思想文化是一部《六祖坛经》,这是一部非常有智慧、有见地的经典。我们把六祖看成‘东方释迦佛’,《六祖坛经》可以说是唯一一本由中国人自己创作的列入佛经的典籍。”明生法师说。

    他告诉记者:“禅法讲究内心的平等安详,因此六祖创立的修行方法就是‘无念为宗,无相为体,无住为本’。通过‘三无思想’让更多的人通过禅修,放下内心的妄想烦恼,焕发一种新的心理状态,面对生活,感恩生活,树立人生自信,提高自己的伦理道德。”

    南宗禅文化在珠江文化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明生法师认为,有些学者将南宗禅文化视作珠江文化的源头,这也不为过,六祖文化确是岭南文化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禅宗在宋代以后遍布大江南北,就是六祖大师的弟子弘扬出来的。六祖大师的功绩有着承前启后的作用,通过他的弘法利生,在整个中国,乃至东南亚,甚至到欧美一些国家,都产生了影响。

    在现在的四会六祖寺和广州光孝寺,都有短期出家修行的居士和信众。义工车春辉说,禅修之期可长可短,短则10天,长则数月。清晨5时起床,由寺中师父教坐禅、讲佛经。修行中不能带手机和电脑,需要与外界的世俗隔绝。即使这样,报名者十分踊跃。目前到六祖寺已半年的车春辉还未能进入禅修中心,刚来便申请禅修的她,排期已经被安排到了今年10月。

    明生法师告诉记者,弘法利生的方式如果不优化,则无法适应社会发展。如果以古老的弘法方式,法师在寺庙讲经,信众坐在下面听课。一本经典要讲一两个星期,有的经典甚至需要几个月。但是现在人们工作这么忙,工作环境改变这么大,不一定能坐这么久,所以弘法的内容和模式都要改变。

    “在内容上,我们要弘扬六祖惠能大师创建的南宗禅法的方法和精神,让佛法更贴近生活,走进社会。在模式上,我们可以利用网络开展弘法,比如把书面形式的佛教经典制作成更为活泼生动的动画片,上传到网络供网友点击观看。弘法要与社会接轨,只有把佛法落实在人间,佛法才有生命力。”明生法师说。

    《重走六祖路》纪录片视频网址

    http://t.cn/z8cmF3d

    在怀会、广州

    菩提树下对话

    如今每年开讲

    六祖在怀会一带避难十五六年,后到广州法性寺出家弘法,历史因缘十分深厚,也积淀下了南宗禅深厚的文化土壤。

    在四会六祖寺的山门旁,是寺内僧众与市民举办法事的场所,这也成了人们修身养性之所,总能看到一些老者在此练“六字诀”,习吐纳之法。感悟内心的佛性,似乎就在呼吸之间。对于六祖的足迹和文化资源,四会加以挖掘和整合,推动六祖文化产业的发展,并借以提升四会的知名度。扶卢山六祖潜居地、贞山六祖寺六祖纪念地、宝林宝胜六祖传法地,成了整体的旅游品牌。

    怀集县上爱岭的六祖岩原名龟嘴岩,是六祖的避难之地。这里有三块巨石天然叠成岩室,正好可以栖身。在怀集,还有六祖禅院、六祖井、华光寺六祖禅寺、无字碑等有关六祖的遗迹。省社科联专职副主席林有能在关于六祖的著作中提到,惠能在怀会避难时主要是跟猎人在一起,一方面掩护自己,一方面也是向猎人宣扬佛法。吃饭时,猎人吃肉,惠能只吃青菜,方志里还有“肉边菜”的记载。

    禅宗最重要的两位人物菩提达摩和六祖惠能,都跟广州有着不解因缘,从广州开始,达摩初祖的禅法开始了中国化的旅程。菩提达摩从古印度抵达中国的第一站就是广州,如今广州荔湾区上下九一带那时还是水天一线的古海岸,达摩在那里登陆后就在附近“结草为庵”,后人称此庵为“西来庵”,正是现今广州华林寺的前身。达摩的登陆地也被后世尊为“西来初地”,附近的西来正街、西来后街等街巷均由此而得名。

    光孝、六榕、华林、海幢四寺称为广州佛教四大丛林。有别于其他地方,广州禅寺多在闹市,在密集的人群之中,正体现六祖惠能“佛法在世间”的思想。

    跟随六祖弘法的脚步,近年来,每年的禅宗六祖文化节期间,“菩提树下的对话”都会在光孝寺开讲,将禅照进现实,解决社会突出问题。从“禅与企业人文关怀”、 “禅与幸福人生”、“禅与新时期广东精神”到今年的“禅与生态文明建设”,一年一个主题,个个贴近现实。在菩提树下,高僧大德和市民对话,给大家一些启示,促进社会的和谐。

    光孝寺方丈明生法师说,如何使南宗禅在当今社会发挥更大的价值,从某方面来说,就是要能够帮助人们解除身心存在的痛苦和疙瘩。通过菩提树下的对话,让更多人在心灵上有共鸣和震撼。可能因为一句话,感动他一生,转变他的命运,提高他的生活质量,充实他的生命内容,转化功利的人生成为一个功德的人生。

    撰文:南方日报记者 李强 骆骁骅

    实习生 王梦宇

    摄影:南方日报记者 曾强 郭智军

    实习生 李俊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