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党外官员,想谈监督不容易

时间 2016/8/9 15:40  [关闭窗口]

 梁雨廷

尽管党外人士在官场中数量较少,涉及腐败的比例也相对较低,但总有部分人忘乎所以,挟权营私。党外代表人士并非腐败绝缘体,他们一旦担任公职,手握公权,必然涉及到加强对这部分干部的监督管理的问题。

 

 2014年8月,江苏省能源局局长陈勇被查,成为江苏十八大以来第一位被查处的无党派高官;2015年1月,民主建国会成员、广州市政协原副主席潘胜燊被查,成为十八大以来第一位被查处的民主党派高官;2015年7月,民盟成员、广州市政协副主席孙峰被查……近年来,不时现于报端的案件,使得以民主党派为主的党外代表人士进入公众视野。

 尽管这一群体在官场中数量较少,涉及腐败的比例也相对较低,但总有部分官员忘乎所以,挟权营私。党外代表人士并非腐败绝缘体,他们一旦担任公职,手握公权,必然涉及到加强对这部分干部的监督管理的问题。

 当记者带着“如何加强对党外代表人士的监督”的问题来到省纪委派驻省委统战部纪检组组长李家瑞的办公室时,他立刻敏感地指出:“对他们,我们不能提监督的职责”。这一点,也是在工作中需要经常与党外代表人士打交道的纪检干部在履行监督职责时碰到的难题。中国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在组织上相互独立、法律上地位平等,纪委作为中国共产党的党内监督机构,原则上对于党外代表人士并无管辖的权限。

 然而,包括民主党派在内的党外代表人士倘若手握公权力,又确确实实存在监督的必要。李家瑞告诉记者,党外代表人士进入政府机关,一般而言有两种安排,一是实职安排,二是政治安排。从实职安排角度而言,党外代表人士在政府各部门中的作用越来越凸显,腐败的风险也越来越大。一方面,是党外代表人士进入政府部门担任要职的数量日益增多。2012年,中共中央曾发布《关于加强新形势下党外代表人士队伍建设的意见》,加大党外代表人士在政府部门任一把手的做法成为最大亮点。2015年,中共中央又印发了《中国共产党统一战线工作条例》,加强党外代表人士的实践锻炼,将党外干部纳入党政领导干部交流总体安排。十八大报告也指出,要“选拔和推荐更多优秀党外人士担任各级国家机关领导职务”。在这一精神的指导下,国家对于党外代表人士的任用愈加重视,目前仅在国务院各部委、国家局中就有19位党外代表人士任要职,具体到省、市各级政府部门中担任要职、手握实权的党外代表人士数目就更多了。另一方面,担任要职的党外代表人士所在的政府部门也由此前普遍认为的如文化、教育、卫生等“清水衙门”向如国土资源、食药监、环保、工商行政管理等“要害部门”蔓延。在这些被提拔的党外人士中,不少都有高校和科研单位工作背景,他们凭借过硬的专业素养被选拔进入政府各部门决策层中,有能力做好社会和行业的管理。他们工作性质的专业程度决定了其若发生腐败行为,将带有明显的隐蔽性。

 从目前情况看,当这些党外代表人士官员发生腐败行为时,纪委往往显得投鼠忌器。“由于职权所限,派驻纪检组还不能直接对民主党派机关干部实施监督,只能根据省纪委交办的任务,以督促指导的方式会同省委统战部党派处、干部处等部门开展核查工作。由于对党外代表人士监督,大多以业务主管部门为主,对他们的政治安排、问题处理和日常监督都在同一机构,这样对党外代表人士、包括民主党派中的非中共党员干部存在不小的监督漏洞”,李家瑞指出。此外,当省一级的民主党派官员发生腐败行为时,业务主管部门只能在核查工作结束后将其移交相关党派的中央监督委员会处理。尽管各民主党派早在 2008 年时就先后设立了自己的“纪委”——中央监督委员会,并在各自的中央全会上通过了相关的党内监督条例,但由于其组建时间尚短,机构建设与制度涉及尚不完善,其办案能力与纪委相比仍存在差距,因此,面对下级党组织移交的腐败案件处理往往存在不少问题。

 对于政治安排的党外代表人士,监督的重心又转移到了统战部。统战部门在党外代表人士政治安排方面有很大的权力,因此,要加强对党外代表人士政治安排的监管,就要紧盯统战部门是否有效落实党风廉政建设主体责任,同时纪检监察部门也要履行好监督责任,尤其要注意防范工作对象向统战单位和个人利益输送的问题。“比如一些党外人士及非公经济人士、国外侨领、港澳台人士、国内归侨侨眷等,以各种不同身份进入政协、人大等团体的政治安排,这项工作,派驻纪检组应负有监督责任,要加强过程监管,加强相关问题线索办理,但首先要督促驻在的统战部门完善相关制度,推动程序化、规范化运作”,李家瑞透露,从实际情况来看,一些单位党组织和党员领导干部对党风廉政建设主体责任落实还不够到位,对党外代表人士政治安排工作中的廉政风险问题缺乏有效的制约机制。这是当前需要抓紧研究探索的一个问题。“最近,省委统战部干部处提供的一份材料反映,由省纪委牵头的‘茂名市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涉罪问题专项核查工作’涉法涉罪27人,主要问题是对‘两会’人选审核把关不严、程序不规范、履职不到位。这些问题在省内其他市也不同程度地存在。”

 采访中,李家瑞还特别提到了长期被忽视的宗教团体及其代表人士的监督问题。“我们在调研中了解到,省民族宗教委管理5个宗教团体(省佛教协会、省道教协会、省伊斯兰教协会、省天主教爱国会和省基督教三自爱国会) ,在宗教场所建设项目管理、社会捐赠款物使用等方面的监管以及对宗教界代表人士政治安排等的监督比较薄弱,存在较高的廉政风险。由于职权所限,我组对于宗教团体及其人员的监督也缺乏明确的依据。”

 李家瑞还透露,相关问题已不仅仅停留在“风险”的程度了。例如,派驻省委统战部纪检组最近查办的一起案件就涉及到挪用宗教团体社会捐赠款的情况。这起典型案件表明,廉政风险一旦未能及时补漏,必然会诱发腐败行为。因此,如何完善顶层设计、强化相关派驻纪检组对于具备公权力的宗教团体和其代表人士的监督,已刻不容缓。

 当前,加强对党外代表人士的监督,派驻统战系统的纪检组仍只能探索在帮助和督促上下功夫。帮助,一是体现在加强对有权限管理监督这些手握公权力的党外人士的统战系统领导干部在日常监督和案件查办方面的指导。如派驻中央统战部纪检组第三纪检室主任左仁贵就透露,此前曾有群众反映某全国性宗教协会副会长存在利用职务便利收受礼金等问题,在干部群众中造成了恶劣影响。派驻纪检组指导国家宗教局相关部门与有关人员深入谈话了解情况,及时固定掌握证据,最终,根据认定事实,对当事人作出了行政处分。二是体现在支持帮助民主党派建立加强自身的监督机制。督促,就是要鞭策统战系统各部门和机关履行好“两个责任”。李家瑞指出,省委统战部“一些单位的领导干部,特别是内设机构的负责同志对党风廉政建设主体责任落实和‘到岗到人’的紧迫性认识还不够到位,一些单位对下属单位监督不力,对民主党派、宗教组织、社会团体中的党员领导干部监管薄弱。”从派驻中央统战部纪检组的经验来看,主要通过定期检查、调研指导、参加会议、听取汇报等多种形式,督促各归口监督单位完善规章制度,督促落实“两个责任”,从源头上预防和治理腐败问题。对于落实主体责任不力,导致发生严重违纪违法问题,造成恶劣影响的,追究有关领导责任。

 监督的空缺源于“权限”问题。在中央强调依法治国的当下,必然需要完善顶层设计、通过修订法律法规来赋予纪检监察部门更大的权限,体现纪委和监察合署办公、纪委履行党的纪律检查和政府行政监察两项职能、监察对象涵盖所有公务员的要求,加强对党外公务人员的行政监察。李家瑞透露,中央层面上修订国家监察法、从法律层面保障纪委和监察机构对于党外人士的监督权已提上日程,困扰相关纪检监察部门的权限问题有望得到解决。目前,湖北省纪委已制定出台《湖北省民主党派公职人员纪律审查办法(试行)》,解决对民主党派公职人员纪律监督制度缺失的问题。

(载自《广东党风》杂志2016年第8期“反复观察”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