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华信刘军:非正式“海归”对“海归”的呼唤

时间 2008/6/12 10:11  [关闭窗口]

  中国侨网消息:据《日本新华侨报》报道,应该说,从严格的意义上讲,大连华信计算机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刘军不是一个“海归”人物。尽管刘军早在1985年就到了日本,先后在日本著名企业培训、研修过,但因为其期限的短暂、因为是公派、因为是“研修”,回国后也就没有人把他视为“海归”。在一般人看来,成为“海归”的前提至少是要有一张“洋文凭”,虽说今天“洋文凭”日渐贬值,仅仅持有一张刚刚出炉的“洋文凭”,回国后势必艰难地进入对职位的“寻寻觅觅”阶段,但人们在观念上还是看重这纸“洋文凭”的。

  但是,如今大连华信计算机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已经是一个拥有千余名“海归”的企业,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海归”抢滩、“海归”创业、“海归”汇聚的IT企业。而董事长刘军则是这支“海归”队伍当之无愧的领军人物。

  2007年9月7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亲自视察了大连华信。这位“亲民总理”话语殷殷,情深切切,叮嘱刘军:“要争国内第一,争世界第一”。

  谈谈“海归”吧。当《日本新华侨报》希望与刘军共同谈论这个话题时,他沉思片刻后微笑着说:关于“海归”在大连华信中的作用,我可以推荐两个优秀的青年,你们去单独采访。现在,胡锦涛主席刚刚结束了对日本的访问,中日关系经过两国领导人“破冰”、“融冰”、“迎春”、“暖春”之旅后正在进入一个新的阶段,我倒想谈一些对日本以及日本IT企业的看法,当然也希望这些想法能够对日本社会的华人“海归”以及“候补海归”有一些意义。

  从感性到理性

  1982年步入职场的刘军,1985年被派遣到日本接受IBM培训。他并不讳言当初那段成长的历史。

  每个人都会有从无到有的经历,最初去日本的时候,了解到日本人做事情很严谨,即便是着装也很讲究。所以出国前,一切都从头学起。别的都不说,仅仅是打领带,就着实让人着急一番。有老师教,有自己对着镜子的反复练习,还有同事之间的互相观摩、纠正,过去没有做过的事情现在一一要开始做了。其实,包括着装在内的很多方面,我们都逐渐由陌生变得熟悉,由不解变得理解,由感性变得理性。

  比如最早在研修单位,刘军起初并不明白日本人为什么会把“加班”称为“残业”,在中国人看来,“加班”是自己的一种加倍的、额外的付出;在日本人看来,“残业”是要主动在下班以后留下来,把“残剩”的、当天没有做完的“事业”继续做完。一种事物,两种汉字的表达,反映出两种心态,两种认识,甚至是两种从业精神。

  每当夜晚,刘军离开研修单位,回首看着公司依然灯火通明的办公楼时,他总是感慨万千。

  对比,差距,刺激,奋发。这应该是所有“海归”都体会过的。同时,这也可能是所有“海归”的原动力。听了刘军的话,我们这样认为。

  中日IT企业的双赢

  1996年,刘军主掌大连华信计算机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此后,经过对日软件外包的初创期和发展期,不仅使其公司成为承接日本软件外包的“大户”,更让刘军感受到日本市场的价值。

  刘军强调指出,在软件外包过程中,日本IT企业起了很大的作用。在中国承接外包的初级阶段,日本IT企业不仅仅是发包方,更多起到的是非常好的领路人的作用。他说,我们得到的订单八九成都是从日本IT厂家得到的,像NEC、NTTDATA、日立等等这些大的企业,他们的作用是非常重要的。我们通过这些日本IT厂家得到的工作,使得我们原来不具备开发日本市场的能力得到补充。坦率地讲,如果没有这些日本IT厂商发包的话,中国的对日软件外包也发展不到今天的水平。所以,我说这些日本企业是在积极帮助指导中国企业,这里面包括开发的过程,包括长期的派人常驻,短期出差等各种各样方式来帮助中国软件企业的成长,也包括这些体系的建立,软件管理的指导。当然,通过这种方式,日本软件企业也降低了成本,双方达到了双赢的结果。

  我们不应该只看到中日两国的竞争,还应该看到中日两国在竞争中的合作。在当今的国际舞台上,许多时候竞争是通过合作形式表现出来的,导致竞争的结果不再是以往单纯的此消彼长、或者彼消此长,而常常是一个共同向前发展的结局。刘军这样说。

  如此看来,“双赢”,也应该是“海归”的一种认识、一种追求。

  团结互动关系

  刘军还谈到,日本IT客户也重视中国的改革开放,并且把改革开放的前20多年看作是中国企业的“学习期”,他们也做到了容忍,做到了帮助中国IT企业发展。但是,当中国的IT企业从小学生成长起来以后,日本对我们的要求就高了,初期能够容忍的错误现在再出现就视为很严重的失误。这是一种压力,但我们的IT企业应该在这种压力下成熟起来,跟日本IT客户建立团结互动的关系,建立平等的商务关系,从而进一步提升自己的竞争力,达到更高层次的双赢。

  当然,这样就要求我们具备开发全过程的能力,客户对我们的语言、业务水平、项目管理能力都有了新的要求。我认为现在我们距离满足日本IT企业客户的要求还有很大的距离,还需要做出更大的努力。刘军这样讲。

  刘军的这种认识究竟对企业的发展产生了什么样的作用?我们难以做出定论。但是,在采访中我们获悉,伴随着合作的深入,日本的NEC、NTT DATA、日立软件、NEC软件、新日铁系统集成株式会社已经向大连华信进行战略性投资,由单一的客户转变为“客户﹢股东”的双重角色。

  未来趋势

  未来的5到10年,应该是中国对日软件外包服务的一个发展期。有的专家做出这样的预测,未来会高速增长,到2009年对日软件外包可能会超过30亿美元,中日合作的前景十分美好。刘军很有信心的说。

  刘军还介绍说,另外,我们也认为,中日软件外包合作必将对中国今后信息化建设产生非常大的影响。我们华信通过开展对日软件外包业务,获取了丰富的行业经验和管理经验,我们将对日软件外包业务积累的丰富经验应用到国内市场,使得两个市场有效互动,共同发展。日本公共系统、金融系统建设的成功经验,都会对中国信息化建设起到一定的借鉴作用,同时,也会给国内市场带来新的机遇。

  所谓机遇,应该是对敢于应对挑战、特别是有准备地迎接挑战的人而言的。如果不是这样,那就谈不上“机遇”二字。刘军把这句话说得很重。

  人才的呼唤

  刘军承认,大连华信发展的瓶颈是人才问题,这也是中国IT企业面临的共同问题。大连华信要想不辜负温家宝总理的重托,需要解决的重要问题之一就是进一步吸引人才,我们要千方百计地聚集到更多、更优秀的人才。我们需要高端的技术人才、项目管理人才以及高端的经营管理和市场人才。

  刘军透露,大连华信里面具有在国外工作、学习、培训经历的员工有千余人,他们都可以说是广义上的“海归”。大连华信员工有80%是非大连籍的,是家住在外地的,有80%人来自大连以外的学校,可以说员工的来源是五湖四海的。尽管如此,这些人才还远远满足不了公司发展的需求,我们期待着更多的人才加入到华信中来,与华信共同发展。

  刘军表示,大连是一座美丽的城市,由于大连地理位置与日本邻近,加上近几年中日政治关系回暖,经贸往来密切,中日之间人才流动频繁。据了解,大连每年到日本的留学生有一千多人,而日本来大连的留学生也很多,仅大连外国语学院一所高校,日本留学生就达三四百人。随着软件产业的发展,大连也成为中国软件业和软件人才发展的一片沃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