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关少爷"当全国政协副主席 罗富和的5个人生拐点
时间 2008/3/13 10:18  [关闭窗口]

        13日下午,在人民大会堂的如潮掌声中,罗富和迎来了他人生中的辉煌时刻——当选为全国政协副主席。

 

  罗富和,这位中等身材、面容清癯的广东男子,儒雅坚毅,内秀低调。熟悉他的人说,他的人生有两大意外:

    年少时,他理想的职业是做一名机械工程师,但是命运安排他进了华南农学院,成为林学专家;

    青年时,他写的第一份入党申请书是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但是命运最终导引他跨入了中国民主促进会之门,历任民进广东省主委、广东省政协副主席、民进中央常务副主席。

 

  拐点1

 

  1973年:海南知青读大学

 

  罗富和1949年9月出生,祖籍广东南海,但在广州的西关长大。

 

  1968年,还是高中生的他,随着广州第一批大规模下乡的知青队伍,到了海南岛白沙县,成为战天斗地的生产建设兵团一员。种橡胶、烧砖、伐木、建房,罗富和一干就是5年。即使患上最缠人的疟疾,他也毫不言退。

 

  罗富和说,这5年给他的人生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烙印,对中国的社会基层有了深刻的体验和了解,同时也得到了意志的磨炼。他概括道:“不仅学会做事,更重要学会如何做人。”直到40年后的今天,罗富和最牵挂的朋友就是知青战友。他唯一每年必定参加的私人活动,就是知青的春节聚会。

 

  1973年,罗富和参加考试,进了当时的广东农林学院(即现在的华南农业大学)林学系。

 

  拐点2

 

  1978年:留学芬兰,只能自己擀面条

 

  1978年正是改革开放的那年,他以名列前茅的外语成绩,入选首批公派出国留学生,到了芬兰赫尔辛基大学,学习计算机技术在林业应用的专业。

 

  他记得导师说:“芬兰也不是所有人都能读大学,我们腾出学位给发展中国家的学子,让他们学成回国,为自己的国家多做贡献;如果他们学成了,都留在芬兰,那是我们的失败。”导师这种胸怀和境界,给他很大影响。当时留学生的生活补贴少得可怜,他只能自己擀面条。但这丝毫不影响他如饥似渴地汲取最新的知识。

 

  1983年,罗富和在芬兰获硕士学位,其论文发表于芬兰林学会学报。回国后,他陆续主持和参加了“森林资源信息管理系统”、“广州市经济林航空遥感综合调查”等多项科研项目,先后发表10多篇论文,获得3项省部级以上科技奖励和一项国家专利,因此被破格从助教直接晋升为副教授。

 

  拐点3

 

  1989年:任华南农业大学副校长

 

  1989年,39岁的罗富和当上华南农业大学副校长,成为当时广东省最年轻的大学校长。他从此走上管理者的舞台。

 

  1998年4月,他被调到广东省科委任副主任,后任广东省科技厅副厅长;2001年,他被任命为广东省农科院院长。

 

  他担任华农副校长时,常说的话是“领导工作其实就是服务”。当时该校的科研条件还很困难。罗富和分管科研,看到水稻实验室就是一个破房间,满地稻种,两个书架,他十分明白科研人员在这种条件下有劲使不出的焦急。于是,他积极奔走,争取到数百万元资金,建设起一个具有先进水平的实验中心,凝聚了科研人才。

 

  罗富和是个党外人士,他告诉记者,让他这个党外人士担当院长负责制的广东省农科院院长,这是中共党组织对他的信任。而自己也十分清醒,认真学习中共的方针、政策,提高政策水平。

 

  罗富和把他当“一把手”的体会概括成三句话:坚持原则,化解矛盾,做好服务。在他与同事们的努力下,省农科院这些年的改革发展势头迅猛,去年在全国农业科技机构综合科研能力评估中,列全国省级农科院第一。

 

  拐点4

 

  2002年:从科技官员到省政协副主席

 

  2002年6月,罗富和当选为广东省政协副主席、民进广东省委主委。

 

  罗富和引起媒体关注的是,他数度随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张德江下乡调研,参与了一系列重大战略的民主协商,见证了广东民主政治的一派新风。

 

  2002年12月中旬,张德江到广东工作后第一次下乡,到清远市调研。过去省委书记带厅局长下乡是常事,他这个省农科院院长接到通知也不觉意外。罗富和回忆说,“不料,我一上车,就被安排坐在了张德江同志旁边。我一下子醒悟过来,这次自己是以民主党派领导身份随同省委书记调研。这在当时的广东而言,是全新的做法。”这次清远之行,被政治学者视为广东加快民主化进程的一个信号。后来,在张德江挂钩帮扶的阳江平地村,罗富和与省农科院专家一同前去,与村民一起订规划,帮助他们发展经济。

 

  他在广东省政协任副主席的位置上,最关注的是“三农问题”和资源的可持续发展。他领导的民进广东省委,向省政协提交有关保护水质、提高食品安全等方面的提案;并率队与省政协人口环境资源委员会多次进行环保方面的专题调研,向省委省政府提交有建设性建议的报告。

 

  他是一个非常严谨的学者型领导。每逢重要的会议,他一定会预先查阅资料,了解情况,理清思路。他认为,如果言之无物,泛泛而谈,那是对参政议政的不负责任。他深有体会地说,只有当你把参政议政视作历史和人民赋予你的使命,才会“提出高水平的建议”。

 

  拐点5

 

  2008年3月13日:从省政协副主席到全国政协副主席

 

  昨天下午,罗富和在人民大会堂听到了热烈的祝贺掌声。

 

  当选国家领导人,他的神情依然平静。

 

  这一刻,他的妻子——南方日报的一位资深名记,在广州市广州大道中289号南方日报的办公室,平静地继续自己的采访工作。听闻当选消息时只说了一句话:“以后他就更忙了。”

 

  在去年12月的中国民主促进会十一届四次全体会议上,罗富和被选为民进中央常务副主席。

 

  当时,罗富和对记者称他为“领导人”并不认同。“我不是来当领导的。我是为民进会员服务的,为民进会员拓展参政议政的渠道。”罗富和对自己如此定位。

 

  □“南方”情缘

 

  罗富和从1993年起,就担任全国人大代表,是广东代表团的资深人物。这位南方日报社的“女婿”,少不了给南方日报提供“方便”。

 

  但新闻界也知道,他历来不愿意接受有关个人的采访。有时,记者想托他妻子打通这一关,她却苦笑着说:“他在这方面很难被说服。”

 

  据他妻子说,他在生活中,是最好对付的人。本来,广州人在美食上颇为讲究,而他却是一盘饺子、一碗面条都觉得很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