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圣”问题的由来
时间 2017/12/6 14:33  [关闭窗口]

     2000101日,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51周年的国庆日。这一天,梵蒂冈却演出了一场荒唐的闹剧:教皇约翰?保罗二世举行了所谓封圣仪式,将曾经在中国犯下丑恶罪行的一些外国传教士及其追随者册封为圣人,制造出了一个封圣问题。

(一)

封圣是天主教内的专门名词,又叫列圣品,即是在经过一定的调查核实程序之后,由教皇颁发谕令,宣布将某一或某些已故天主教徒的名字列入圣人名册,同时要求天主教徒将之作为楷模而加以崇拜。每一个被列入名册的教徒,教堂内可以供奉他的画像,教徒可以跪在像前诵经祈祷,求他把自己的请求转告上帝。新教徒领受洗礼时还可取他的名字作为自己的洗名圣人分为精修圣人殉道圣人两种形式。一般来讲,教徒在成为圣人之前,必须首先成为真福,宣布某人为真福,则称为列真福品

综观天主教会史,圣徒崇拜现象源远流长,但在10世纪之前都只是地方教会的一种自发行为,并没有特别的程序和仪式。到5世纪后才出现所谓精修圣人,而列真福品则是15世纪才出现的,17世纪以后逐渐变为封圣的先决条件。教皇的封圣权萌芽于10世纪末,从12世纪70年代即教皇亚历山大三世统治后期开始由教皇所独占。特兰特公会议(15451563年)之后,罗马教廷进一步强化了对封圣活动的管理。1588年,教皇西斯笃五世将此权力委托给圣礼部管辖。1969年,教皇保罗六世设立宗座册封圣人部和礼仪及圣事部,取代了原来的圣礼部。1983年,罗马教廷颁布《成全的神圣导师》宪令内,规定了地方主教在册封圣人的案由中应遵循的规则,相关程序更趋复杂。如圣人必须由当地天主教会领导人即主教申报;上级教会领导人接到申报后必须到实地调查核实;对于精修圣人,在列真福品列圣品前都必须至少各行1神迹且有证人作证(即候选人在生前死后为崇拜者创造的各种奇迹,如起死回生、治愈疑难病症),等等。

历史上,封圣往往带有浓厚的政治色彩,有相当一部分圣人都是特殊政治形势下的产物,在教会内部以及教会与国家政权之间往往存在较大争议。特别是随着近现代罗马教廷权势和声望的日渐衰微,为了扭转颓势,教皇保罗二世对封圣程序进行了一系列重大调整,形成了更简单、更快捷、更廉价封圣模式。在2000101日册封了120名所谓中国殉道圣人之后,教皇约翰?保罗二世又创造了一个纪录──总共册封了996位真福及446位圣人。而当教廷圣仪部(它曾拥有列品的权限)自1558年成立以来,教皇们总共才正式册封了1799名真福及782名圣人。约翰·保罗二世所册封的竟然占到了总数的60%。这充分表明,封圣早已超出单纯宗教活动的范畴,成为了罗马教廷实现政治目的的重要手段和工具。

(二)

封圣是一项由当地教会直接参与、程序严谨的宗教活动,特别是被册封者所在地的主教及其教会团体起着非常关键的作用。没有当地主教的领导和参与,封圣程序不仅无法完成,甚至无法启动。当地主教与教会对封圣的参与,是一项不可剥夺的主权。2000年被册封的120中华殉道圣人,其生活与死去的区域都在中国大陆,按照规定,对所列人的请求、申请和调查取证等大部分工作,都应该交由中国天主教主教团和中国各地的教会组织承担,但梵蒂冈让远离中国大陆的台湾天主教地方主教团越俎代庖,对所封人员的德行操守、行为表现不作任何调查取证,更无视中国大陆主教和教会团体的意见,组织大量华而不实的所谓圣人事迹。这既侵害了中国天主教的主权,而且严重损害了封圣的严肃性,将本来属于严肃而纯洁的宗教活动,变成了一场政治闹剧。

更令中国人民愤慨的是,这些圣人中的不少人不仅毫无圣德可言,而且劣迹斑斑。他们大体可以分为三类,一类是作为近代殖民主义、帝国主义侵略中国工具的外国传教士;一类是作为那些劣迹斑斑的外国传教士的帮凶和追随者的中国教徒;还有一类是由于外国传教士凭借不平等条约,横行乡里,欺凌百姓,从而激起人民反抗,有的教徒在此过程中死于非命,成为帝国主义侵略战争的殉难者和殖民地教会势力的牺牲品。其中,法国传教士马赖于1855年潜入广西西部偏僻地区西林县进行非法传教活动,它破坏当地风俗,勾结贪官强盗,勾引奸淫妇女,被当地知县秉公处死,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西林教案,被法国利用勾结英国发动了侵略中国的第二次鸦片战争,给中国人民造成了深重灾难。西班牙人神甫刘方济,采用欺骗等卑鄙的手段发展教徒、扩大势力,特别卑劣的是,他有意发展年轻女教徒,造成许多家庭不和,夫妻离散,清政府于1648年将其处死。法国传教士孟振声,在中法《北京条约》中文本中私自添加任传教士在各省租买田地,建造自便的条款,成为外国传教士在中国内地霸占地产、遍设教堂的护身符,并成为后来各地发生民教纠纷及引起教案的严重隐患。此外,一些追随外国传教士的中国人赵荣、吴国盛、罗廷荫等,倚仗帝国主义主子撑腰,横行霸道,欺压百姓,是无恶不作的民族败类。这些所谓的圣人中,17人是在清朝禁教期间因违犯禁令被处死的,15人死于鸦片战争至1900年期间的一些教案,86人死于义和团运动,2人死于1930年。其中外籍传教士33人,中国籍教徒87人。

(三)

2000年是新的千年,是中国人民反抗八国联军侵略中国100周年,也是天主教界反帝爱国运动50周年。正是在这样一个历史时刻,梵蒂冈企图利用封圣来美化那些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帮凶的丑行,为天主教曾充当帝国主义侵略工具开脱罪责,达到歪曲和篡改历史的目的。这是对当时帝国主义对华侵略过程中教会所扮演的极不光彩的角色的肯定和美化,也是对中国人民近百年来反抗外国侵略的爱国行动的侮辱。封圣问题绝不是一次单纯的宗教活动,它涉及对中国近代史上的教案和对外国传教士在帝国主义侵华战争中作用的评价,是关乎国家主权和民族尊严的重大政治问题,必然遭到包括广大天主教徒在内的中国人民和中国政府的强烈反对。在这场正义斗争中,具有光荣爱国主义传统的天主教界广大神长教友再一次表现出崇高的爱国热忱,坚定地站在祖国和人民的一边,与梵蒂冈的倒行逆施进行了坚决的斗争,充分表现出中国天主教徒的爱国主义精神和应有的民族气节,维护了国家利益和民族尊严。

(《统一战线100个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