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家炳:不仅是“百校之父”
时间 2018/7/12 11:03  [关闭窗口]

      大埔的学校、医院、道路和桥梁,很多都是田家炳捐建的。他不仅是对家乡慷慨捐资,全国各地都一样。

    11日傍晚,天空下起了蒙蒙细雨,天是灰色的,犹如人们沉重的心情。

    18时30分,大埔县田家炳实验中学广场上,哀乐低回,哀思绵绵。“大埔人民深情怀念田家炳老先生”追思会举行,大埔县委、县政府相关领导,县直单位主要负责人,田家炳系列学校师生,田家炳系列医院医务人员,以及社会各界人士近5000人从各地赶来,深切缅怀田家炳先生,追思他对祖国、对家乡大埔发展所作出的巨大贡献,追思他留给后人无尽的精神财富……    

    “他对每位乡亲都很亲切”

    田家炳1919年9月28日出生于大埔县高陂镇银滩村,16岁父逝辍学,挑起持家重担。18岁起不辞艰苦,先后辗转越南、印尼、香港等地艰辛创业,凭着坚毅精神和辛勤耕耘,创办化工企业,成为业界翘楚。

    1982年,田家炳在香港创立田家炳基金会,以“回馈社会、贡献国家”为宗旨,致力捐办社会公益事业,尤重教育。其中,仅在家乡大埔就捐资近3亿元,捐建中学11所、小学22所、幼儿园3所、桥梁128座、道路6条,还有医院等。1994年,中国南京紫金山天文台将编号2886的小行星命名为“田家炳星”。

    “大埔学生就读的学校、患者就医的医院、人们行走的道路和桥梁,很多都是他捐建的。”大埔县委书记朱汉东说。

    10日,记者来到田家炳的家乡大埔县高陂镇银滩村,与当地村民一起追忆这位把自己总资产的80%用于慈善事业的乡亲。

    在银滩村,一条宽敞的水泥道路从村头蜿蜒到村尾,这是田家炳上世纪80年代初为家乡捐建的村道。沿着村道走到中间,一座黛瓦米白墙的古朴客家古民居格外引人注目,那是田家炳的祖居拱辰楼。

    “我们最敬重的乡亲——家炳叔公走了……”站在拱辰楼前,银滩村党支部书记田维清的声音低沉。

    “得知这个消息,乡亲们心里都很沉重。”田维清说,不少乡亲在商量准备到香港悼念田家炳先生。

    银滩村现有463户约1900人,村中有两所学校,分别为玉瑚小学和玉瑚中学,“这两个学校是家炳叔公捐建的。”田维清说。

    “除修路建学校外,田老还给我们村捐建了水电站。”田维清说,这座水电站从上世纪80年代至今一直在运营。

    “家炳叔公是大慈善家,对家乡有很深的感情。”银滩村村民何端芳说,上世纪70年代,田家炳回到家乡,给全村每人发了30元,当时的工人每月的工资才24元。今年57岁的何端芳,是田家炳祖居拱辰楼的日常管理者。田家炳的祖居由拱辰楼、万卷楼两座建筑组成,建于清嘉庆元年(1796),为田家炳高祖父田振多所建,占地面积约310平方米。田家炳1919年在拱辰楼出生,先后在越南、印尼、香港创业,成为商界巨子。

    “早些年,家炳叔公经常会回来家乡走走看看,后来随着年事渐高就很少回来了。”何端芳说,他最后一次回来探亲是8年前,当时银滩村村民很欢喜,敲锣打鼓热烈欢迎他。在何端芳的印象中,田家炳慈眉善目,“说话中气很足,但声音很温柔,对每位乡亲都很亲切。”

    “微信群都在怀念田老”

    梅州共有47所学校冠名田家炳,其中中小学42所,职卫校5所。这47所学校中,有37所为大埔县内的学校。此外田家炳基金会还给嘉应学院捐助了图书馆和多座教学楼。

    这些田家炳学校的师生深受田家炳精神的影响。

    蕉岭县田家炳实验中学副校长黄进芳是通过田家炳基金会的微信群得知田老先生过世的消息,内心十分悲痛。“老先生就像是我们的亲人,一时间,基金会、学校、老师、学生的微信群全都在怀念田老先生。”

    2003年,田家炳基金会捐助300万元为蕉岭县田家炳实验中学建设教学楼,十多年来,田家炳基金会一直为学校教师提供培训的机会。“田家炳基金会不仅捐助钱款建设校园,每年还会来学校指导工作,也会组织全国田家炳学校教师、校长进行培训,把最先进的教育理念带到学校。”

    黄进芳说,蕉岭县田家炳实验中学初一、初二年级设有4个家炳班,班上都是级里品学兼优的学生。“家炳班是实验班,传承着田家炳先生勤、俭、诚、利己利人、拼搏的精神。”

    谢海波是大埔县家炳第一中学校长,据他介绍,他们学校是田家炳在大陆捐赠的第一所中学,每年,田家炳基金会还会向考入基金会指定高校的田家炳学校的高三考生提供5000元奖学金。

    谢海波说:“他是我所认识的人中最无私的一个,他把自己的资产大部分用于慈善事业,很难再找得到像他这样的人。”8年前,田家炳最后一次回到大埔,谢海波有幸在台下听了他发表演讲。“在演讲过程中,印象最深刻的就是田家炳对德育尤为重视,另外多次强调了要孝顺。”谢海波说。

    “他希望子孙有家乡观念”

    在田家炳先生的家乡梅州,随处可见田家炳中学、田家炳医院,提起这位可敬可爱的老人,孩子们都叫他“田家炳爷爷”。

    “我听到消息以后非常悲痛,田老是一个非常好的人。”大埔县侨联主席范春芳回忆起与田家炳的点滴往事,声音有些哽咽。

    范春芳说,田家炳先生每次回大埔,对吃住从没有特殊要求,还会特意叮嘱一切从简,尽量不要浪费,每一道家乡的小吃他都会尝一下,“最后一次见他是2010年,那时候他带着他的家人回来大埔,他希望自己的子孙可以建立起家乡观念”。

    范春芳除了在大埔接待田家炳先生,还曾去香港拜访他,田家炳先生给她的印象就是十年如一日的低调、朴素。“他的家陈设简单,一心扑在慈善事业上,不分区域,不仅是对家乡慷慨捐资,全国各地都一样。”

    梅州市侨务局副局长邓锐说,田老有件事令他印象深刻。事情发生在由田家炳先生捐资建设的高陂大桥奠基仪式上,当时有许多人看热闹,其中一个小孩不小心被车撞倒了,田家炳当场拿出钱给那个小孩疗伤,并表示这件事因他而起,他应该负起责任。

    孙淑元是香港大埔县旅港同乡会第25届首席会长,她家与田家炳先生家是世交。“在同乡会的工作中遇到难题了,我便会向他请教,有成绩了,我也会向他汇报,每一件事他会非常耐心、非常认真对待。他以前常常跟我说,同乡会就是要把大家团结在一起,凝聚力量,我一直谨记于心。”

    大埔县人民医院院长黄裕坚2014年受田家炳基金会的邀请,前往香港拜访田老先生。“田老先生为人非常热情、随和,虽然已经95岁高龄了,但仍然非常挂念家乡医疗事业的建设”,回忆起四年前与田老先生会面的场景,黄裕坚至今记忆犹新,“对医院的发展,田老始终很挂心,他一一询问医院的病房是否充足、群众看病是否方便。”

    分别的时候,田家炳先生向黄裕坚赠送了自己的自传,并勉励他要办好家乡的医院,切实地为家乡的老百姓服务。对于田老的教诲,黄裕坚表示自己一直铭记于心,今天听到田老去世的消息,心里感到悲痛的同时,也谨记要继续认真办好医院,不辜负田老的嘱托。

(南方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