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统战视野看司徒美堂
时间 2018/10/15 14:28  [关闭窗口]

 导  读

  司徒美堂是杰出的爱国华侨领袖,美洲洪门组织的著名领导人,也是致公党创始人之一,他的后半生生动体现了中国共产党统一战线工作的历史篇章。

     今年是中共中央发布“五一口号”70周年,也是司徒美堂诞辰150周年,我们怀念这一位洪门老人,也更加明晰看到了中国共产党统一战线所带来的历史成就。

司徒美堂救亡图存的革命道路上和中国共产党的接触

     司徒美堂,字基赞,广东开平人。他年少时赴美,加入洪门。1904年认识孙中山先生之后,他创立“安良总堂”,筹款助饷,积极支持辛亥革命。抗日战争时期,他改组美洲洪门致公党为中国美洲洪门致公党,募捐资金致力于抗日救亡运动。

     1932 年1 月28 日,日本帝国主义在上海点起战火。驻上海的十九路军在全国人民抗战热潮的推动下,奋起抵抗。司徒美堂在获悉十九路军英勇杀敌消息后,立即在纽约安良堂主持干事会,作出三项决定:一、以致公党(堂)名义呼吁支持坚守在上海的十九路军;二、迅速成立洪门筹饷机构,发动募捐; 三、组织华侨青年参加联合救国运动。4 月,司徒美堂又亲自率团携带捐款和捐赠物资到上海慰问十九军。

     在团结流亡海外的爱国人士方面:1934年,司徒美堂全程安排蔡廷锴赴美访问的安全工作;1936年司徒美堂发动侨团热烈欢迎主张抗日的杨虎城、冯玉祥、陶行知等赴美。

     司徒美堂为代表的一系列致公党(堂)的爱国之心得到了中国共产党的认可,1935年8月1日,中国共产党发表《为抗日救国告全体同胞书》,即“八一”宣言,将致公堂(党)列入中国“愿意参加抗日救国事业的各党派、各团体”之中。

     1941 年12 月初,司徒美堂被国民政府聘为华侨参政员,回国参加重庆的“国民参政会”。1942 年1 月,司徒美堂到达重庆,中共驻重庆办事处为他举行了欢迎大会,会上周恩来介绍了延安解放区和各抗日民主根据地坚持抗战、坚持团结和坚持进步的情况,使司徒美堂对祖国的抗战情况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对中国共产党有了较深的印象。司徒美堂在重庆期间,中共南方局的同志向他建议:“中国致公党是华侨爱国力量的一个有基础的组织。恢复致公党的活动,对华侨活动有一定影响” 。这使他深信,只有共产党领导下的抗日力量才能救中国,同时也感到很有必要恢复海外致公党组织,团结和发动华侨抗日。

司徒美堂组党参政道路的探索失败以及自觉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

     组织成立华侨政党参政议政一直都是司徒美堂的心愿,鉴于各种因素一直未能完全如愿,中国致公党发展于海外,在香港成长,但始终未能在当时的国内政治中取得合法的政党身份。

     1945 年3 月12 日,在司徒美堂等人的倡议下,美洲洪门致公堂在纽约市召开“美洲洪门恳亲大会”,决定成立“中国洪门致公党”。1946 年初,司徒美堂率中国洪门致公党代表团回国,一是参加政治协商会议(代表团到达国内时,政治协商会议已经结束,故未能就此开展活动), 二是在上海召开五洲洪门恳亲大会,进一步组织一个五洲统一的中国洪门致公党,以便代表海外华侨参与国是。代表团回国前,司徒美堂分别致电中共、民盟和蒋介石政府,中共和民盟当即表示欢迎,国民党蒋介石政府不予答复,之后断然拒绝司徒美堂组建中国洪门致公党的要求。6月23日,司徒美堂应中共代表周恩来邀请,前往南京梅园新村30号,周恩来、董必武和司徒美堂进行了亲切交谈。周恩来又代表中共两次到司徒美堂寓所,与他促膝交谈,使司徒美堂对中国的形势和前途,对中共的主张和蒋介石政府为争夺抗战胜利成果而制造摩擦、挑起事端的本质所在,有了进一步的认识。

     在逐步看清了国民党蒋介石政府的真实面目之后,在1947 年7 月,司徒美堂发表“脱离民治党声明”。自此,司徒美堂重组华侨政党的活动最终告败。但他在斗争的实践中,吸取了重要的经验教训,认清了形势,思想政治上不断进步,开始了他一生的重大转变。

     1947 年,人民解放军大举南下,解放战争势如破竹,取得节节胜利。1948 年1 月22 日,司徒美堂致电中共毛主席、周副主席、朱总司令、彭副总司令,祝贺解放军胜利。电文中说:“希贵党在于新民主原则下,当仁不让,以民族生存为怀,多负责任,领导军民,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再接再励,务使完成革命之大举,以慰四万万五千万父老同胞之期望。”

司徒美堂践行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政治协商

     1948年4月23日,在司徒美堂离港返美前夕,中共华南分局的连贯等同志设宴为司徒美堂饯行。席间,司徒美堂即席亲书《上毛主席致敬书》,表示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并向“出斯民于水火”的毛润之先生致敬。司徒美堂郑重表示:“新政协何时开幕,接到电召,当即回国参加。”但因交通受阻,投递费时,司徒美堂向“毛主席致敬书”的信直到1949年1月20日才由毛主席回复:“去年十月二十二日惠书,因交通阻梗,今始获悉。”“中国人民解放斗争日益接近全国胜利,召开新的政治协商会议,建立民主联合政府,团结全国人民及海外侨胞的力量,完全实现中国人民的独立解放事业,实为当务之急”,并热诚邀请司徒美堂“摒挡公务早日回国,莅临解放区参加会议”。

     此前的1948年9 月12 号,在香港的司徒美堂举行记者招待会, 对中央社及《华商报》、《大公报》、《华侨日报》、《工商日报》、《星岛日报》等十多家报纸的记者发表国是主张,对“五一”口号做出响应。 

     10 月18 日,司徒美堂应陈其尤之请发表书面声明《拥护中国共产党“召开新政治协商会议” 的声明》。《声明》说:“今中共及民主党派所号召以四大家族除外之新政治协商,进行组织人民民主联合政府之主张,余认为乃解决国内政治问题唯一良好之方法,热诚表示拥护”,“陈其尤同志等所继续组织之致公党,民国二十年去港组中央党部时,美堂以亲自出席,加以签字赞同。今能彻底整顿,奋发前进,揭民主政治之大旗,为新政治协商,人民民主联合政府之主张,坚决奋斗,美堂以洪门老人地位,深表同情,并竭力赞助”,“中国致公党之民主工作,乃洪门兄弟之良好楷模,必须团结并进, 以争取中国革命之彻底成功”。

     1949 年9 月21 日至30 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在北京举行,司徒美堂担任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国委员会委员。

     1949 年10 月1 日,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举行第一次会议。司徒美堂以致公党的身份担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委员,并兼任华侨事务委员会委员。

     在随后的政治协商工作中,司徒美堂回乡视察侨乡土改的实情,就如何对侨乡土改政策提出了富有预见性、建设性的意见。

司徒美堂对华侨的团结和引领作用,为传播中国共产党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作出贡献

     在美国多年,司徒美堂相继创办了波士顿“广华华文学校”、纽约“中华公学”等华文学校,并且不遗余力地发动和协助当地华侨创立了很多华文学校,对华侨社会的互助互济起了良好作用。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和司徒美堂交往的华侨教育家陈其瑗,作为国民党的“左派”自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流亡于美国三藩市、纽约等地长达17年,直至抗日战争胜利才返回香港创办“达德学院”。陈其瑗在美国的17年中,与司徒美堂相互影响相互进步,共同合作团结华侨,最终回到祖国投身于新中国建设事业。他们两人的交往体现了司徒美堂和爱国人士的深厚感情,也从一个侧面上突出了司徒美堂作为华侨领袖的形象和历史地位。

     新中国成立后,司徒美堂发表了一系列的文章,对华侨历史和工作,对于宣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中国所取得的成就作出了贡献,对于团结华侨引领华侨投身新中国的建设发挥了积极作用。

     今年是中共中央发布“五一口号”70周年,也是司徒美堂诞辰150周年,我们怀念这位洪门老人,也更加明晰看到了中国共产党统一战线所带来的历史成就。

     司徒美堂去世后,廖承志代表中央政府在公祭大会所致悼词中对他作了高度评价,这是对于这位洪门元老、致公先辈、一生爱国的华侨老人所做的最高褒扬:“(司徒美堂)一生所走的道路反映国外爱国侨胞自鸦片战争以来所走过的道路……司徒美堂先生所走的数十年如一日的爱国的道路,也是一千二百多万国外侨胞所走的历史道路……这几年来,在这一条历史道路的进程中,国内成千上万的爱国华侨的队伍比起他们的前一辈的人们更为浩大更为健壮了。国外华侨这新的一代对于他们老一代华侨的开路先锋作用,对于他们所起的先行者的作用,是无限感激的,是永不会忘记的,他们将继承前人的事业,迈着更为壮阔的大步随着祖国人民前进!”

(致公党广东省委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