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在新中国 感受着新变化——写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
时间 2019/10/10 10:17  [关闭窗口]

 民革中山市委党员 谢永芳

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举国欢庆。70年一路走来,从筚路蓝缕、披荆斩棘到渐行渐稳、康庄大道,为党和国家长期奋进的历程、为改革开放40多年的艰巨和成就、为新时代迈向“中国梦”的沉稳步伐,每一个人都感受至深、惊叹不已。

是烈士的鲜血染红了共和国的五星红旗

33年前的清明节前夕,我们高一年级300多名学生,穿着带有肩章款式的崭新校服,从学校步行3千米来到瑞金城郊的烈士陵园,参加毛泽覃烈士铜像揭幕仪式。我们作为青少年代表,在仪式上聆听了省、市相关部门领导对毛泽覃烈士的生平介绍和赞誉。毛泽覃烈士是毛泽东主席的胞弟,在1934年红军长征后,他服从组织的决定,留在苏区担任红军独立师师长兼赣闽地委书记,坚持游击战。在一次战斗中,他为掩护战友转移,持枪独挡敌军。在左、右腿先后中弹的危急情形下,岿然屹立,坚持狙击强势的来敌,最终不幸遇难,时年29岁。

从小学开始,学校几乎每年都组织我们开展清明祭扫革命先烈活动。去得最多的地方就是城郊的菱角山革命烈士纪念碑。中央主力红军长征后,国民党反动派对中央苏区进行了“大清洗”,在短短3个月内,县域内就捕杀了1800多名参加过革命活动的人士。1934年11月10日晚,反动派将各地抓捕的300多名壮士,偷偷运到城北郊的菱角山垇中,反剪双手生生活埋。最为难忘的是,住在学校旁边俗名为“长腰婆”的烈属老奶奶,她的2位兄弟就在300多名壮士之中。她每年都跟学校学生一起去纪念碑前祭扫,其悲伤凄厉的哭声,在我们幼小的心灵中烙下了深深的印记。

从小学到中学,听得最多的是红军长征的故事。讲得最生动的是本家长辈谢桂山老同志(“老同志”是新中国成立后苏区对红军老战士的尊称),他每年都要到中小学作多场报告,因为文化水平不高,他不会讲普通话,是用地道的客家话讲述自己的战斗历程。他讲到过草地时,红军战士追野鸭子一段时生动风趣,我们听得兴高采烈;讲到红军战士因伤病和饥饿倒在雪山草地上时,我们又心情沉重。闲暇时,他也跟我们这些晚辈讲他在战场上的逸闻轶事。

是改革开放激发了祖国发展的活力

改革开放10周年的时候,我正好高考。还记得那一年的语文作文题目是“习惯”。题目引文大意是讲在改革中,难免会有人有这样那样的顾虑,不想做、不愿做,按照老规矩老习惯,固步自封没有进步甚至阻碍事业的发展,要求考生据此作文阐述自己的观点。我以在广大农村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后,给农民生活带来新变化为主线,以家庭成员在住房新建改建中对原有格局的争议及其后续问题的解决为主要内容,突出了主题,语文成绩也取得了高分,顺利考上了大学。

改革开放40年中的30年,除了4年在校就读,26年都生活在伟人故里中山。尽管这里是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但是当初人们观念、基础设施建设、群众生活水平依然是“比内地绰绰有余”,与心中的理想却还有很大的差距。记得当初从广州到中山,从车站直达的班车班次很少,大多都是私人营运的破旧小面包车,兜兜转转4到5个小时到不了中山,往往还要在大良或者小榄转车才能到达石岐;最不习惯的是当年食堂打饭的阿姨,使用杆秤称饭,用瓷勺一勺一勺加减,既动作慢又不准确,而且不能正常语言交流,这对于我们刚从高校毕业来的年轻人,也是一种奇观。

数十年的发展变化,令人刮目相看。高速公路网络的建设,从无到有、从少到多;动车轻轨的建设,也将我们生活的南海边陲小城,与许多的大中城市联接了起来。区区一个农业县,逐步发展成为县级市、地级市,从全国第一家中外合作宾馆的诞生、国家级高新产业开发区的建设到获得联合国人居奖和首届全国文明城市称号,中山作为革命先驱、世纪伟人孙中山先生的故乡,人们的思想观念在更新、实际行动在发展创新,走出了一条不平常的路、也走出了一条文明富裕之路,相信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新时代,中山能够发展得更快更好。

是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构筑了新中国大家庭的和美

机缘巧合,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加入了民革组织。加入民革20多年,通过中山民革地方组织的发展,见证了中山民革老前辈为改革开放时期中山先生家乡的发展所作出的努力,也见证了新中国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不断走向成熟、不断发挥着优势,为经济社会发展作出了应有的贡献。

在改革开放之初,中山民革的负责人苏干远同志,为了响应党的号召恢复民革组织,他不辞辛劳骑着他那部“二八”型自行车,天蒙蒙亮骑行近2个小时从石岐到小榄开展调研,访谈原民革党员和统战对象,走遍了城区大街小巷和镇区各大企业,极不容易与失散的老党员重新建立联系。组织恢复后,苏老即带领大家认真学习时事,把握政策,积极参政议政,投入到经济社会建设事业中去。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苏老利用自己的人脉关系,率先介绍港澳乡亲回乡捐建中山颐老院。在与港澳台乡亲和海外朋友接触的过程中,苏老意识到这些离乡背井多年的乡亲,虽然很多在外面兴办企业,见识广泛,但是对祖国的政策、对祖国的发展变化欠缺深入的了解,需要一根有力的纽带将大家的情感联接起来,于是苏老想到孙中山先生。他第一个向中共中山县委提出建立“孙中山研究会”的建议,在他和时任县政协领导等人的全力推动下,全国第一个孙中山研究会在中山先生的家乡成立。研究会学习、宣传孙中山思想,让孙中山这位两岸四地和海外华人共同敬重的伟人,成为凝聚祖国建设力量的强有力纽带。苏老在民主党派机关工作了几十年,积极参政议政,为中山建设倾注了大量心血。他政治立场坚定,拥护中国共产党,临终前“听党的话、跟党走”的嘱咐,不但教育了中山民革党员,中山广大统一战线朋友也深受感动。

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由中共中山市委办公室和政协中山市文史委共同主持编撰的大型文史丛书《足迹——中山改革开放实录》出版。丛书收录了全市各行业366篇以创新为主题的改革开放“亲历”“亲见”“亲闻”史料,再现了作为改革开放前沿阵地的中山40年来的发展历程。由中山民革张灿松整理,市委会原主委林绍声、原副主委何丽娟等口述的《尝试校企合作培养人才》《创办石岐文化业余夜校》两篇史料被编入丛书科教卷中。前一篇史料记述了改革开放之初中山民革利用自身联系广泛的优势,为中山嘉华集团和中山大学信息科学与技术学院电子系的合作牵线搭桥,促成了省内乃至国内最早的校企合作“双赢”模式的诞生;后文记述了改革开放初期,为解决劳动力文化和知识技能偏低的问题,中山民革与中山民盟、民建联合开办文化补习和技能培训学校的过程,当年各党派联合所办的育才业余学校,办学规模、办学质量和社会反响在全市首屈一指。

作为孙中山先生故里的民革地方组织,成立60多年来,始终不忘初心、砥砺前行,以自身建设为根本,围绕地方党委和政府工作中心,积极主动参政议政、服务社会。特别是新时代以来,司徒伟湛、刘志伟先后担任主委,中山民革在推进经济转型升级、培育社区文化、教育均衡发展、弘扬孙中山文化、构建粤港澳大湾区经济协作体共同体和祖国统一、社会服务方面,提出了一大批有分量的提案,在中山经济社会发展中发挥了参政党应有的作用。

是新时代的号角唤醒了教师的职业幸福感

少年强则国强,教育兴则国兴。教师作为知识分子的代表,是最有社会责任感的群体之一。在2018年第34个教师节来临之际,中共中央召开新时代第一次全国教育大会,习近平总书记出席大会并作了重要讲话,习近平总书记在讲话中强调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是人类文明的传承者,承载着“传播知识、传播思想、传播真理,塑造灵魂、塑造生命、塑造新人”的时代重任。指出全党全社会要弘扬尊师重教的社会风尚,努力提高教师政治地位、社会地位、职业地位,让广大教师享有应有的社会声望,在教书育人岗位上为党和人民事业作出新的更大的贡献。总书记在讲话中详细谈了中共十九大对教育事业的部署,总结了中共十八大以来教育战线所取得的成绩,提出在教育实践中要用一系列新理念新思想新观点发展教育事业,办人民满意的教育。总书记在讲话中就培养什么样的人和怎样培养人提出了具体明确的要求,为教育今后的发展拓宽了思路。最后,总书记就深化教育体制改革、加强教师队伍建设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特别指出要加强党对教育事业的全面领导,强调教育部门和各级各类学校的党组织要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坚定不移维护中共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自觉在政治立场、政治方向、政治原则、政治道路上同中共中央保持高度一致。

总书记的一番讲话,在教师群体中引起了共鸣。多年以前,尤其在经济发达地区,一些教师在公共场合会刻意隐瞒自己的教师身份,因为教师经济地位低,因为教师这一职业缺乏专业化,导致社会地位低。作为一名市政协委员,对此感同身受。记得在15年前刚刚担任政协委员的时候,有关提高教师住房补贴、要求教师与公务员一样享受一年一度体检福利、要求同工同酬同城同酬的提案比比皆是,年年的提案建议总绕不过提高教师福利待遇这个弯。教育发展的不均衡,源自于经济发展的不平衡和个别领导干部对教育的认识不到位。十八大以来,教育是民族振兴的基石,教师是育民强国之本的认识越来越深入人心,办人民满意的教育成为绝大多数领导干部的工作信条。因此教育也迎来了新的春天,焕发出新的生机和活力。

作为“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一代人,从小接受党的教育,从学生时代求学到成年就业,见证了祖国各项事业的发展,享受到改革开放红利,感受到了新时代的幸福,也更加憧憬祖国美好的明天!